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

202次浏览
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以巴冲突——《特拉维夫辣着咗》为讲述以巴冲突的喜剧,戏中戏讲述女特务与军官大斗法。(受访者提供)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写下历史——纪录片Who Will Write Our History重现二战时期的波兰,犹太人秘密写下自己的历史。(受访者提供)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赚尽德国钱——电影节包含本港今年2月曾短暂放映的喜剧《唔死呃德人》,讲述犹太人如何赚尽德国人的钱。(受访者提供)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全女班救援——保守犹太教社区规限甚多,纪录片93Queen(2018年)追拍纽约市内因而衍生的首队全女救护车队。(受访者提供)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Eli Bitan(刘彤茵摄)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Avenging Evil——纪录片Avenging Evil重构战后一班想向德国人报复的犹太人。(受访者提供)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 犹太电影节罕用喜剧开幕 笑中有泪看以巴冲突

香港犹太电影节已来到第20届,本地戏迷对它似乎仍有点陌生。本年带来20部作品,二战屠杀历史为每年「必有」题目,选片另亦展示犹太文化多种面向。本年更罕见以喜剧作为开幕电影,笑中拆解以巴冲突。电影节主席Eli Bitan亲述不要自我审查,并说一直回望,才可一直向前:「伤痛在我们的DNA裏,脑袋则要保持批判。」

「电影节创立时的确很『围内』的,要在本港戏院看犹太电影难呢!直至现时,你可以在网上找到很多片看,但在港放映机会依然很少。」Eli Bitan说。香港犹太电影节于2000年创立,Eli Bitan约4年后加入筹办工作。起初,电影节在位于半山的香港犹太社区中心放映,只有数部选片。后来移师湾仔影艺戏院,再改到中环及金钟戏院,某年曾在大会堂举行,逐步面向本地社群。电影节近年搬至亚洲协会香港中心举行,希望保持非商业性质,向大众推荐多元作品。

近日因社会运动发展,本地多元共存之话题引起热论。居于香港接近30年的Eli Bitan认为,香港是个享有自由的地方,犹太种族跟本地社区相处和睦,惟比较各家自扫门前雪:「香港没有反犹太主义,但很多人对犹太人没任何认识。香港有个特色是,大家知道对方存在,你喜欢做什幺不会来管你阻你,但交流不算频繁。其实犹太人在香港逾百年,近年见很多文化导赏团都不时爆满,我见到有改变。」Eli Bitan续说群体希望「被看见,成为本土文化的一部分」,方法正是好好分享自身文化,回馈与进一步孕育多元香港。

二战后以色列正式独立建国,主要人口为犹太人。电影节选片却不限以色列出品,今年20部作品另有来自美国、加拿大、德国等地区的剧情片、纪录片和短剧。过往曾有约5至6部作品附中文字幕,可惜经费下降,今年只有《唔死呃德人》(2017年)一部。犹太相关电影多不胜数,筹备委员会每届观看约250部影片,从中细选作品。Eli Bitan表示,香港犹太电影节是亚洲内历史最悠久及大型的犹太电影节。他笑说:「不知为何,本港某家航空公司飞机上,近年有很多犹太作品可以看,多到过分。不过既然有了,我们就选其他的。」

炸弹与投降之间,什幺都没有?

开幕电影《特拉维夫辣着咗》(Tel Aviv on Fire,2018年)于威尼斯电影节大放异彩,勇夺地平线单元最佳男主角奖等。Eli Bitan说难得有喜剧作为开幕电影,他打趣指因为「我们犹太人是很认真的」。儘管如此,《特拉维夫辣着咗》搞笑背后仍是严肃且深层的民族矛盾——以巴冲突。单看戏名已能察觉端倪,基于领土争议,国际社会视特拉维夫为以色列首都,非耶路撒冷,而那裏竟然着火了。故事由一个住在耶路撒冷东部的巴勒斯坦人Salem出发。因叔父照应,傻更更的他于某巴勒斯坦电视台当上助理,参与当红的同名双语肥皂剧《特拉维夫辣着咗》。当然戏中肥皂剧讽刺以色列政权,故事背景设定在1960年代六日战争前,讲述女特务色诱一名以军军官,桥段浮夸。

「在电影节中,当然我们想平衡一点地谈及以巴冲突,但并不容易。」Eli Bitan说。故事说及Salem每天需要开车至巴勒斯坦管辖地区上班,沿途经过以军的检查关卡,受到以军为难。他续指,「有些犹太社群内的人会说,我们不要播此电影吧,因为内裏说及以军的检查关卡,军人检查巴勒斯坦人时态度很差,以色列在内呈现的形象不好。但是,检查关卡的确存在,也是真实吧。」Eli Bitan认为电影由检查关卡切入,重点在于两个人关係产生变化。军官即使身为以军,心却欣赏「敌方」的肥皂剧。当军官得知Salem有份参与製作时大为兴奋,更「私下交易」参与编写。不过他们面对撰写结局的意见纠纷,有笑有泪。主角问及:「炮弹及投降之间,是否什幺都没有?」可见电影对人性的敲问。

可原谅,但不可忘记

「今年只有3部片主要关于二战大屠杀,其实算少了。」Eli Bitan说。犹太人遭德国纳粹迫害的惨痛历史,他坦言可以原谅,但不可忘记,这个受害角色总会出现于犹太历史中。回想自己妈妈的经历,当时她在法国一间修院躲藏两年,幸获修女帮助脱险,乃很多犹太人写照。他认为,此创伤正正化作犹太人的任务,再不断向世人宣扬包容共存的重要:「对我来说,那是DNA的一部分。很多人在做追溯历史的工作,即使是70多年前的事,每当有新的线索出现,可能又会引起新的作品,应该要带出来的。」

赌上生命记下历史

「每年你以为自己已经看了所有东西,知道整件事了,但仍有很多故事不断被发掘出来。」他续说,在纪录片Who Will Write Our History(2018年),作品翻开1940年代波兰的珍贵文字稿件。纳粹德军将约4万犹太人关于华沙犹太人集中区(ghetto),秘密组织成员赌上生命,将亲身经历一一写下。影片解释纳粹使用大量宣传抹黑犹太人,形容他们身上有蝨及染病,帮助他们的波兰人等于陷害自己民族,从而分化群众。于德军的镜头下,宣传片中很多士兵竟带着笑容地侮辱犹太人,呼吁其他人效法。墙内的犹太人失掉工作,受尽饥饿,漫长岁月却驱使他们执笔记录,儘管是作家、医生、教师、妇女及小孩。一字一句,犹太人集体写下自己的历史,而不想靠别人写的历史说了算,终被成功保存下来。

「从电影选片至回看历史,希望做到愈透明愈好。」Eli Bitan表示群体需要从历史创伤中走出来,保持批判。他举例今届另一纪录片Avenging Evil(2018年),掀开战后一班犹太人企图大规模杀害德国人,以作报复,令人心痛。战后不久只有少数纳粹党员受审,对很多犹太人来说并不足够。摄製队找回均耄耋之年的组织成员访问,亲述水中落毒计划,一生未有释怀。从历史学习当下,他认为愈有争议的作品愈应放映,而非自我审查或「政治正确」。如果是有根有据,真人真事,不妨拉阔光谱,提供平台交由观众对比及反思。如此一来,DNA含伤痛,皮肤是透明,脑筋则不可懒下来。他吐出一口气,报上微笑道:「虽然,我明白现今真的很易会自我审查。」

■第20届香港犹太电影节日期:11月2至10日地点:金钟正义道9号亚洲协会香港中心门票:$100

查询

文:刘彤茵编辑:蔡晓彤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